十年检修情十年炼心路的散文_十年忆亲恩的散文

作文素材 编辑: http://www.kuaidianseo.com

1、十年检修情十年炼心路的散文

光阴似箭,岁月无声,每个人就像时间长河中的一粒沙,在川流不息的历史长河中,或隐或现,或许连光芒都不曾闪耀过,就悄然流逝了。而记忆却是开在心中一朵永不凋谢的花朵,更是岁月的留痕,在平凡的岁月中,用文字织成一幅画卷,让人回眸、品味、思索,轻轻地把曾经回荡。

那是2006年的一个夏天,骄阳似火,令人大汗淋漓,但是,这并未能阻止他的脚步,他虽然稚气未脱,但是,一身黑色的西装,却显得庄重成熟,带着希望、憧憬和一丝丝忐忑,踏进了供电公司的大门。

一、炼心之路

这一年,他23岁,刚进公司就迎来了电网快速建设的高速发展时代,公司正在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,他处于电力设施飞速建设的时机,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,将一腔热血洒在这里。每天跟着师傅学习理论文化和实践操作,匍匐于开关柜,游走于电缆沟,攀爬于高杆塔,飞奔于龙门架,以绝缘油为淋浴,以灰尘和油漆为彩装,在摔打中成长,在成长中坚持,试图用忙碌抑制初来乍到忐忑心灵的平息。渐渐的,原本白皙的皮肤晒成了古铜色,时髦的发型改成了精干的毛寸,虽然每天都是穿着混着油腻和补丁的衣服,但是,他的内心是喜悦的,因为他学会了很多技能,他学会了刀闸,开关的安装,学会了变压器的大修,会指挥吊车,会用切割机,焊机等很多很多的工具,更是看到了拔地而起的sf6开关。看到如婴儿手臂粗的刀闸触头杆。他憨厚地笑了,心中暗想:以后不用被天天淋油了,也不用半夜爬起来处理发热了。更加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彷徨,忧郁和无助了。

二、细心之路

正当他觉得一切工作在他眼中和手里已经游刃有余的时候,他迎来了进公司以来的第二次改革,所有的工作流程变得细致,操作手段更加贴近科技化,电脑设备和摄像头的普及,使他不得不在工作的时候更加严格按照要求和流程去做,哪怕在大汗淋漓的时候,也不能把安全帽摘下来,哪怕在疲惫不堪的时候,也要把台账记载到电脑中,连在工作之余抽支烟,舒缓一下筋骨,都成了奢望,他觉得阳光不再明媚,工作间满是斑斑灰迹,一尘不染的操作台,也没有了当初清新明朗的感觉,曾经累中有乐的感觉一去不返,所有的景象在秩序中透出阴郁,让他意乱神迷,提不起精神。

太阳东升西落,他依旧每天带着焦虑和无奈,重复着相同的工作,这天,他带着一个新来的员工,去解刀闸的引线,事故突然发生了,头顶上正在维修的同事,不小心将手中的扳手掉了下来,虽然“快闪开”的声音如雷鸣般急促,但还是砸到了他的头上,响亮的“当!当”两声,所有人都担心极了,他也愣在了当下。随后却又放下心来。原来,在摄像头地监视下,他随时都带着安全帽,由此也避免了这次事故的发生。

走出工作区域之后,他发出了诡异的微笑,原来这样的才是更好的,原来有了详细的系统流程,就有了更好的安全保障,有了详尽的设备台账,就有了更准确的工作前准备……有了这些以后,新员工也能避免工作中的危险情况,工作前也能把备品准备完整,甚至就连工作时的工器具,也不用满世界地寻找。一切都显得那么井然有序,一切都显得那么简单明了。

三、定心之路

听说,2016年公司又要进行奖惩改革,不过这次,他不像以前那样焦虑和烦躁了,因为,他在一个与时俱进的公司,只有不断与时俱进地改革,才能发展得更快更好,公司里有一群远见卓识的决策者,他自豪,能成为时间恒河无数支流中最强壮的沙粒之一。他带着微笑,一遍想着这些,一遍哼着小曲,踏着轻盈的步伐,走向了下一个工作现场……

2、十年忆亲恩的散文

一直想写点什么,说点什么。

悲伤淹留得太久,渐渐地就成了一种习惯一种内伤。我像一个有所缺失的孩子,频频回首。“有母亲的人,她的心里是安宁的。”某日读到这句,不觉大恸!

十年了!妈妈,你可好?

可我还是该明朗地活着,象你所企求期盼的那样。悲伤与离乱,深深掩埋。常常觉得,你就在身边,不曾远去。村上春树说得多么好:死,不是生的对立面,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这该是一种很好的解脱,让我想象你不曾走,爱不曾去。你只是在一个遥远的地方,看着我们罢!

那天找到了一些你写给我的信,在我高中期间、大学期间的信。

每次开头,你呼我:玲儿。这次读着这两字,慈母音容宛在,我竟不能卒读。你说:玲儿,最近可好?春节开学你我分别已经一个多月了。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我的孩子们。你看看。你每次说话这么多忧愁别绪,孩子大了外出工作学习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,可你总是无法释怀,总是在思念中苦度。尤其是对于你的父亲和对我们儿女的思念,我想是一直很困扰你的吧。你思念父亲而不得见,你想念儿女却要忍受短暂的分离,这一切造成你焦虑忧愁的性格,不能不说这些都是你的病因啊!

你喜欢唱歌,这是你最大的爱好,也是你一直引以自豪的地方。

记得你常常回想你在台上独唱的情景,你说:掌声象潮水似的,响了一次又一次。好遗憾,我却遗传不多,到现在还是五音不全。你走后的千僖之年,我买了很多你唱过的歌带,我常常听着,就象看见你在面前唱着。“洪湖水呀,浪呀么浪打浪呀……”你的声音清脆,嘹亮,婉转。现在想来,该是很不错的。可惜以前,我还是不大爱听那些古老的歌谣,更不愿意跟随你一唱一和的。这些,或许你也感到了些许寂寞吧!还好,二姐不错,常常引吭高歌,看着你们,一片欢乐气象。而现在,音尘绝,再也无法觅得。

98年参加工作,我真想好好好好地孝敬你。工作第一次回家,我挑了一个金戒指送给你。虽然你是地主的女儿,可惜你生不逢时,一辈子含辛茹苦,没有一件象样的值钱的东西。我那时只想买一样你稀奇的东西,想了很久就决定买个小金子。一是金贵的东西才能表达金贵的感情;二是我也想,这些东西总是可以一直陪伴你的。没想到,你戴了不到两年,就留下它永远地走了。戒指恒永久,而生命却是这样的脆弱。走时,你也仅仅只是56周岁啊!你养育的儿女长大了,你却再也没有机会品尝儿女的孝悌了!

千禧年,饱受失母之痛,离乱之苦的一年啊!

那天清早,接到哥哥的电话。他轻轻地告诉我你走了!我随即挂了电话,不能相信自己耳朵似的下意识地挂了。而后又马上打过去,得到证实。那一天,天亦与我同悲,呼天抢地地刮着台风下着暴雨。我孤零零地第一次从深圳坐飞机回到南昌。我横冲直撞的,不知如何上了飞机,如何下了飞机,如何回到了哥哥的家。推门进去,家人都在,跑进你的房间,看着那张空洞的床,失去的现实,象针一样刺痛我,象洪水一样淹没我。

永不能忘记与你告别的刹那。你音容宛在,穿戴齐整,象极了熟睡的你。我不能相信,我不敢相信,我无法相信。伸手摸你的脸,竟然是冰凉似雪。哀号声中,就这样天上人间阴阳两隔。

捧着你回到了家安葬。不到十个月,你从这里出来,怀揣着希望与念想,今天却是这样回来。奶奶恸极,哀哀地唱:你好好的一个人出去,为什么回来就这样?

安葬你的晚上,我和姐姐躺在那个小房间。多日的奔波与悲伤,已让我们形销骨立。在恍惚欲歇中,我清楚地听见推门声,我惊极,因为心里很清楚你是走了的。你走到床边,是未病前的摸样,神色庄重,欲言又止。

而我不敢问,只有痴痴地看着。很快,这一切就消失了。这使我更深切地体味生离与死别。深味无法跨越的生死界限与你我之间的鸿沟。夜未央,痛极,直到灯花零落。

安排完后事,我们各自返回自己的岗位。才发现自己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温柔与明媚,再也回不到从前的完美与期盼。我没有安宁之心,只有漂泊的疲惫。好朋友w这时来看过我,后来马上写信来提醒我,说:你已经瘦得不成样,为你心痛。但,总还是该积极一些的吧,善待自己,求你。心里悚然一惊,却不知道这种生生离痛要随多久。

后来,在深圳的书城,读着《苦儿寻母记》,我哭到不能自已。这个苦孩子,纵使历尽艰难,可他还是寻得了自己的母亲。而我呢,上穷碧落下黄泉,也再也寻不得自己的母亲啊!

后来,在四季花城去市区的大巴上,常常是有成对的五六十岁的老人出门。一次坐着车,看着前面一对与父母年纪相邻的夫妻,斑白的头发在风中飞舞,他们碰头低语。只我坐在后面,怀想着自己的双亲,一路泪流。母亲,你凄凉地走了;留下的父亲,又何尝不是余生孤独?

我为你,为你们,为我,为我们,感到无与伦比的悲伤。多想看着你们斑白的头发,在秋风中静静地舞动啊!

后来,我读陆幼青的《死亡日记》,页页啼痕。这是他在知道自己来日不多的日子里写下的他的深切的世俗爱恨。生的悲伤与疼痛,又怎抵得过母亲你在那段日子里的眷恋与不舍呢?你一定舍不得走,你与命运抗争,你安慰我们,鼓励我们,你总不肯说出你的病痛。你只是愿意自己承担这些而让我们聊以获得一点点生的欣慰罢。可你还是敌不过命运的安排,你一定是无奈悲苦眷恋地走的。这一刻,你一定有刻骨的孤独与恐惧吧。而我们,也只能徒徒地看着你离去,徒徒地感受刻骨的分离的忧愁啊。

就这样,我丢失了故园;丢失了乡愁。只用全力好好地照顾爸爸的余生。

那个曾在秋风中静待我的家园,

那个曾在冬夜围炉而坐轻言细语的老屋,

那个给我生命,养育我深爱我的慈母……

就这样一别天涯,再不可得。

眼泪,忧愁,漂泊……

这一路走得多么累!

十年,多么漫长而又短暂的十年。而我,也终于有一天,在眼泪中学会了坚强。当有一天我做了母亲,我轻轻地告诉自己:再别纵容这样的哀愁吧。

是的,母亲,且容我安静一些从容一些淡定一些看开一些吧。

母亲,好妈妈,你也安息吧!

今年清明,我去看了你。我想,你也一定感受到了我的。

如若有来世,母亲,与你再依依。

3、网络里我的心路历程散文

自从2010暑假上网以来,网络教训如夏季落叶,时不时的总有飘零;学到的知识如春草萌生,长势可观。得到的比失去的多,在精神上“赚大”了。在繁忙的工作之余,网络就像一股清新剂,驱除了我的疲惫。为我了解外面的世界,打开了一扇心窗。让我心旷神怡旅游在空间里,忘掉尘世所有的不愉快。

我交的第一批网友十个人,经过看空间后我留下了四个。一个叫“润雨”,一个“喜马拉雅”,另一个叫“云水禅心”,还有个“琉璃”,三男一女。这几个人在当时看来,喜马拉雅伟岸,正直,豪迈。润雨儒雅大气,云水禅心工作之余,爱家,爱旅游,喜欢摄影。琉璃是个宅女。这几个人共同点,有才,得体,中庸。他们陶冶了我的情操,丰富了我的眼球,给了我初始上网的满足。其中喜马拉雅打字慢,我才上网打字也慢,他就陪我练字,我得知他有风湿病,关节疼痛,然后也给他提供偏方,鼓励他锻炼,后来听说他好多了。他就以一个大哥哥的身份,护着我,我做事不对时,他可以批评我,我欣然接受。至今还有联系,虽没说话,我能看到天天他在我农场的足迹,我就知道他健康,当然我也知道他还在关心着我。

润雨这个网友,文采很好,我喜欢看他写的散文,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情愫,他却写得伸手可及,让人陶醉。在散文方面,我只是可望而不可及。我喜欢散文诗,按理说把散文诗的小节展开运用细节描写,就可得到一篇散文,但是我却试着展开后,是一篇平平的文章。所以仰慕他。加上电脑我玩的不熟,时不时的会出现状况,然后我就会问他,按他说的一做,电脑就又恢复正常,所以更加钦佩他。他的下班时间也许和我是一致的,尽管相隔几千里,我觉得他仿佛是我的邻居。我只要刚上线,他就也上线了,问候问候,从不说淫秽的话语,谈谈孩子,谈谈家庭。她家老婆不知道怎么了,我不敢触及这个话题,他也没说。那年过年,我有半月没跟他联系,心里很是想念他。一天我上网,他也在,他说已等好多天了,没有联系方式,他也很着急。我们开始了语音,他的声音很有磁性,我非常喜欢他,他只说了句:我害怕你也是伤害我的一个女性,我说怎么会害你,他不说了。后来在无言中互相理会了什么。我告诉他,我俩以后不准再聊了,他尊重我。那时,我们在网上学会了“潜水”,默默中几个月过去了。后来有一次,他突然问:“你好吗?”我又和他聊,聊后我说再见吧!都有家的人了,我心一狠,就拉黑了他,从此再没任何联系。

琉璃写的散文,都和雨有关,写得凄美缠绵,我也很欣赏。但是直到有一天,有个男人加了我,我后来发现是她的网友,她就说点莫名其妙的话,我觉得我没干啥不道德事,所以我就一气之下删了她。

云水禅心是幽兰般的网友,清香淡雅绵长。虽不联系,彼此很尊敬。用到之时,他仍热情相帮。四个网友伴我度过一年时光。

我随着网络技术的提高,在网上也有了一定阅历,再加网友时,我就先看空间,空间好了就加,什么也没有不加。先后又加入几个网友:“上海真男人“,”“老枪”“不惑”“还有个“小人”,他的名字我不愿提起。(不让我跟别的网友说话,我删了他,他就骂我)“上海真男人”好像很忙,几个月不见上线,但在空间互相看空间,上海真男人是一企业负责人吧,会议很多,只要有贴他再忙也必复。他爱家,他雅又不失大将风范,和善,平易近人,人也长得帅。据空间照片还了解到他是一个军人,心里很崇敬他,必然保卫祖国他做出过贡献。记得有一次,我俩在网络里相遇,他得知我是一位老师时,他说了中学有篇文章朱自清的《背影》,说这篇文章激励他走好了人生之旅,我感觉他真的就像我前边总结的那样,平易近人。他上传到空间里的照片中和夫人相亲相爱的眼神,儿子儿媳婚礼的忙碌身影,可以看出他很爱家,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。更重要有一次他写了一篇《闪烁的星辰》,这篇是说一个普通民警,夫妇俩供养别人的孩子上学的事,他发出了呼吁,“晾晒”出心底的敬意,伸出援助之手,我更觉得他有一颗善心,社会上层“名流”里缺少这样的人,所以我向他致敬!

我认识老枪是在雨中背影的空间里,他们关于一篇写日本的文章,他俩对骂起来,老枪锋芒毕露,锐不可当,骂人论据有力,一下子招来几百网友来解劝,各有说辞,老枪占了“上风头”,雨中背影挂了“免战牌”不再辩论。其实他俩的文章我都爱看。看看热闹想解劝一下,可是老枪在我的一篇文章后问:“小朋友你知道君子是啥?”我一看,不好,老枪的枪口对准我了,我赶紧把他删了。到了十二月份,他在我空间问我“松石歌者”的号码,然后我看他没敌意。就又开始逛他空间,看到他嬉笑谩骂皆文章,刺贪刺虐入骨髓。我开始敬重他了,他浓缩社会的大量瑕眦,适当的时候,用放大镜放给读者看看,那敏锐的洞察力,那犀利的言谈,那幽默的词汇揉合,那出人意料情理之中的结尾,让我佩服。我认为他肯定是个桀骜不驯,仕途坎坷,怀才不遇者,要不他怎么看社会阴暗面看那么透?所以为了让他高兴快乐点,我时常做“碱”去中和他的“酸”,想多给他点快乐。那是我太善良,太爱理解人了。老枪其实过得比我快乐,每天有几百网友浏览他的空间,美女如云,揽胜之境,采花千种,酿得“好蜜”,英雄好汉聚集于此,才子佳人憩息一起,细细品尝,同侃同乐。我觉得就有一千个向他投怀送抱的女人,他都能安抚好她们的心灵,他的生活饱含万种风情,整个感觉他风流而不下流,是个真男人。他敢作敢当,也敢向网友披露以自己为代表的男人心声,真人真的很少了。后来我看他写了《论情与性》等几篇带颜色文章后,我开始有点讨厌他,觉得他很“脏”。可后来想象,他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呢,他还是心中向善的。人过中年后,他就开始舔舐吮吸他心中的伤口,回忆少年的苦涩,青春岁月的风流韵事,网络中的情感天地,社会杂侃等,他无怨无悔,充实一生,没白来世上走一遭,所以理解到这里,我对他没有批评。他跟我说话很平和,我和他语音,很爷们的,不过老枪也在河东狮(他的太太)在医院没下班时,及时给她做饭洗衣,对太太很好。河东狮给我说:“老枪幸福极了,我伺候他像待小孩子一样!”他对河东狮的好,让我原谅了他年轻时的“坏”,交这朋友,只为爱上他的文章,他会说我文章不好,不说咋改,就是说让我自己再读读,我虚心接受,再读读再改,明白他是在让我成长。

我有了几家“好亲戚”,空间交际圈子越来越大,交的朋友越来越上档。“霸道的温柔”,“木棉花”,“海市蜃楼”“沙子”“芳香咖啡”,等几姐妹;“暂无名”,“一声笑”,“人生路”,“平常心”,“艾佛僧”,“江南秋叶”,“行者轻松”,“乾坤清和”,“乾坤行者”,“一点慰藉”“闲人野鹤”“春眠不觉晓”等几位才人。其中“艾佛僧”给予我写作理论上的指导,“沙子”的文章对我启发很大,“行者轻松”,“一点慰藉”,“一声笑”,“本色人生”“牛奶”等,对我鼓励支持,使我在写作上有了进步。

我的这些网友,有机关干部,有医生,有教师,有退休的,有作家,有企业董事,但是在网络里我们平等和谐,互相欣赏,互相乐着对方的乐事。安慰着彼此的心情。

感谢网络里的朋友们,是你们给我减轻了工作压力,绿色了我的心情,充实了我的生活,清新了空气。网络里的“空气清新剂”,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们了!

4、心路旅程之邂逅散文

这是很多年前的一次偶遇,屈指一算竟有22年了,我不知道那个姑娘现在怎样。

那时的我还年轻,跟所有的年轻人一样,目光忍不住喜欢停留在年轻漂亮的女人身上,喜欢有事没事找机会跟她们靠近、搭讪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喜欢撩妹!当然,现在回想起来多少有些算是不正经,但谁让我们那个时候年轻呢!谁年轻的时候不是那个样子呢?你喜欢撩妹,其实妹也挺喜欢让你撩的。

说说那天的事吧。

那日从三原去咸阳,回来坐西安至韩城的火车。站台上等着上车的人很多,列车到站门刚打开,人们蜂拥而上,费了很大劲往上挤,鞋子差点掉了。列车员很恶毒地骂道:“挤什么挤!急着去抢孝帽子吗!”大家依然在挤,无人理论或停下,并不觉得就是在骂自己,或许比起这个咒骂,上边那个位子才更重要。及至上去了才发现人并不多,每个人都会有位子,但人们还是争先恐后。当我找到一个空位子时,座位很脏,我想从口袋里掏出纸来擦擦又没装纸,只好用手套随意扫了几下。这时对面坐的一个姑娘却递给我一张报纸让我垫上,我接过报纸好意地冲她笑笑,算是表达谢意。两排座位就我们两个面对面坐着。车还没开,过了一会儿她说请我帮她照看下东西,她去后面车厢一下。我心想她倒对我放心,起码她把我当好人,不担心我会拿她的东西跑了。几分钟后她回来了,坐下拿出一件毛衣来织。毛线是橘黄色的,线的质量有些粗糙、染色透着土气。我随意说大人穿这个颜色可能不好看。她说是给她哥的小孩织的。织了一会儿,她又从包里拿出一本杂志,边看边织。一会儿手停下来撑着头闭目养神,一会儿又织起来并不看书。书卷着,我猜想这书一定是《女友》杂志。我不知为什么会有一种自作多情的感觉——这书是她故意拿出来让我看的。于是我说让我看看这书吧,你一心不能二用。她笑了,继续织毛衣。我拿过书一看,果然是《女友》。老实说我不太喜欢这本杂志,纸质和印刷挺精美的,但我嫌登出的内容乏味、无聊、没意思,有些故作娇态,小资,我一本也没买过。我说看这书的人大多数都是无病呻吟的女学生或未婚女青年吧。她说也不那么绝对吧。我说当然,我说的是大多数不是所有的,你就不是。我问她是不是个中学生或中专生?她说你看我象吗?她问我去哪里,我说三原,一个小时就到了。我又问她去哪里,她说去韩城,晚上九点多才到呢!我问她做什么工作的,她说什么也不做。我说总得有点营生啊,或做生意,或在工厂上班。她说是农民。父亲原在昆仑山边防部队服役,转业后就到了韩城了。那时她还小。她们不是本地人,原籍在山东。

列车走了一站开始查验车票了,我看她拿出的是和我一样的铁路公用乘车证,递给那个让人感觉有些懒散的乘务员,就问她是不是有亲戚在铁路上,她说她姑父是韩城火车站的站长。还说她在韩城站谋到一个卸煤的差事。我听了吃了一惊,说一个姑娘整日和煤打交道,又脏又累,还不如不干,在城里开个美发店、打个字,就是卖菜也比这强!她说脏是脏,累却不累,一个月干不了十天,卸一吨一块钱,铁路上家属都干这个,没关系的还干不上呢!我说是卸火车吗?她说哪里,是汽车。我们韩城产煤呢,还用得上火车往这里拉!我笑了。我说你家有地吧,种些花椒也来钱呀,韩城的大红袍花椒还是很有名气的!她说就是,现在花椒种得可多了,满山坡都成了红的。还有苹果,我们村很多人家去年光苹果就卖了上万块钱。我没有问她家苹果是不是也卖了那么多钱。我说你也不可能靠卸煤过一生啊,你总得有一个相对稳定又不太脏累的职业呀。女的还好办,有没有钱、有没有工作,反正是个嫁人;男人就不行了。她说也是的。我问她今年多大了?她说你看呢?我才仔细看她,短发、红润的脸庞、大大的眼睛、文静、健康、稍有点胖。我估计她有二十二岁以下,她说差不多,七一年的,刚二十二岁多一点。我问她定亲了没有?她说还没有。说农村姑娘找个对象也难。找个本地的吧,不情愿,总觉得农村男青年目光短浅;找个城里的吧,人家又看不上咱。有时想就是嫁个离过婚的城里人也行,只要人好。我说去年有一次我坐去太原的列车,在车上看到两个和你年龄相仿的女孩子提着两个很大的包,闲聊中得知她们是做服装生意的,上午到西安康复路批发市场进货,晚上赶回山西运城去。我很佩服她们的吃苦精神和活动能力。她说她没法做生意,她以前处过一个对象,那男的是工商局的,我们断了,他能不找麻烦吗!说来好笑,对象没谈成竟是因为我要的彩礼钱太少了。开始那男的问我要多少彩礼,我想我有些钱,我看不起那些一点条件达不到就闹得天昏地暗不肯上轿的女人。如果要给就给四百块钱吧。没想到要得少了也不好,人家她妈认为咱身价贱,以至怀疑我有什么毛病,贱卖,便宜没好货,好货不便宜。我生气极了,十分失望!好心体谅人家,通情达理反倒落这么个结果,因此就提出了退婚,到现在也没有再谈。

听她这样讲,我对这位土生土长却不俗气的农家姑娘充满了敬意。现如今农村(也不仅是农村)这样超凡脱俗、爱情至上的姑娘已经很少了,但愿她能找到称心如意的人陪伴她一生,幸福一生。

我说在农村像你这样大的恐怕都有一两个孩子了吧!她说可不是吗,我那一届同学就剩我一个了。不过我也不想那么早就嫁人,农村女娃的青春实在太短了,看我那些同学原来漂漂亮亮的,结了婚一个个怀里吊个娃,头发乱着,身上屋里懂的脏的。

说着话不知不觉车到三原了,我向她道别之后下了车,一路上总是想着那姑娘退婚的事。

又过了几天我和老婆及荣锋两口子一起去西安,在车上与同单位的一个姑娘坐在一起,我讲述了韩城姑娘退婚的事。老婆对坐在一起的叫林晓歌的姑娘说:“晓歌,你听见了没有,以后嫁人一定要多要彩礼,那样你才值钱,并且婚后的日子要好些,因为他不心疼人还心疼钱呢!”

5、猜你喜欢: